徒哥

严重拖延症,偶尔诈尸

回家的时候在地铁上无聊指戳了一个,依旧的草稿流
小号买了菠萝包,然后还不太会玩

画了一个言和

【VC全员向】生存24小时 09

05:00
  『洛天依』
  手里握着那个姑娘的手,洛天依抬头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姑娘
  高挑 优雅
  大概这两个词就能完美的形容眼前的这位姑娘。
  “我希望……”洛天依的视线还在墨清弦的身上,没有表情“最后是我们俩之间的决斗。”
  对方明显的顿了一下,缓缓地将手从自己手里抽了出来,放在洛天依的肩上,拍了拍。
  “一定的!”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洛天依勾了勾嘴角,对方并没有注意到,洛天依的手镯似乎变的不一样了。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系统的通知突如其来,让两人的心里都揪了一下。
  
  『言和』
  言和自己清楚,如果正大光明的面对面对决,自己能占些上风。但如果别人偷袭,来阴的,可能她就没那么多好运了。
  已经看不见男人的身影了,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该干什么?霎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犹豫不久,言和动了脚,折返回刚刚的地方。
  在这里
  言和停了下来,脚边是一把匕首,稳稳地插在地上。
  这把匕首是刚刚她丢过去的,虽然没有伤着任何人,但十分巧合的把那个男人的道具砍断了,救了一个人。
  言和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当时丢出匕首,可能是内心的叛逆,想搞事罢了。
  她弯腰,捡起匕首,擦拭着上面沾上的泥土,重新放会它原来的地方。
  走了
  言和轻轻的催着自己,便往着一个方向去了。
  轻微的撞击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向着那个方向,悄悄地走了过去,眼前看到的却是一个长发女孩以及她身边躺着的一个人。
  这时候,言和手上的手镯也亮了起来……
  
  『乐正绫』
  “滚!”
  乐正绫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冲着面前的男人吼出来,全身上下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她往后退,远离面前的男人
  “我不需要你这种人渣来保护!”
  她捂着耳朵,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男人,男人的眼睛也看着她,和以前一样,那让人浑身不自然的眼神。
  “好”他的眼神好像有些变化,低头,转身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句话是他留下的,他从来没有说过的一句话。
  不知怎么,心中突然有些异样的感受,迫使她看向男人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仿佛自由了般。
  这时手镯闪起了光亮,让她再次紧张起来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乐正绫活动了一下因紧张而变得僵硬冰凉的手指,将手放在胸口那块被子弹冲击过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件防弹衣,自己也许是第一个死的,果然,运气也是一个很强悍的武器。
  但是一直靠着这欧皇般的运气自己能否支撑到最后……
     “向左 向右 向前 向后”
  
  『乐正龙牙』
  转身离开后,心里除了失落和失落,当然还有习以为常。
  他也会回想以前那个可爱听话的妹妹,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怪自己吧,乐正龙牙叹息。就算到现在他都还是想保护着自己的妹妹,这是责任。
  依稀记得妹妹刚出生的时候,看着婴儿床上的妹妹,母亲摸着他的头,告诉他,当了哥哥就要保护好妹妹的话。
  可惜他现在已经辜负了母亲的这句话了。
  乐正龙牙摸摸口袋,从烟盒里面摸出一只烟,这烟盒是从外面带来的少有的东西。没有燃火的工具,只能这样叼着。其实他并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是有时候烦了,就来一根。
  想事情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走出了森林。就在他正要向前走的时候,却被挡住了。
  可是在他的面前却什么都没有,那边的风景还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他慢慢的伸出手,试探着去触摸自己的面前,而确实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墙,横在他的面前。
  其实这个世界是有边界的? 那边界外面是什么?
  乐正龙牙来了兴致,放下背包,拿出来里面的工具,能不能破坏呢?
  
  『墨清弦』
  一个玩家的死亡意味着很多,墨清弦看着眼前的女孩,意味深长。
  那个女孩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是恐惧,不是惊讶,这种表情很难猜,但看着带着丝柔和,也让自己不那么慌张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进攻,而不是一味的去躲藏。”女孩慢慢的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甚至连玩家的姓名和样貌都不清楚。”墨清弦答到,并向着洛天依指了指自己的手镯,上面红色的死亡提示还在循环,“就连死者,我们都不知道是谁。”
  对方楞了一下,将她的手按下去,有快速的收回去,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本笔记本,展示在她的面前。
  笔记本上是用铅笔绘制的图和排列成奇怪形状的名字。
  “这都是已经被广播过的人,还没有全部,还差几个,那几个估计不是性格有问题就是运气太差。”
     洛天依敲了敲笔记本
  
  『战音』
  她又回到了那条河流,目的单纯,去洗一洗罢了。
  河水从她的手中漂过,带走手中的红色,漂向了另一个地方。
  她看向那个地方,一个女孩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不知为何,刚刚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
  “刚刚那个人是你杀的吧?”女孩平淡,嘴角似乎有些上扬,肆无忌惮的冲着战音挥着自己的手镯。
  “大概是吧”战音看着洗干净的手思索着,大概算是自己杀掉的吧,虽然自己并没有意识去有意杀人,但仔细想想,确实是自己。
  “猜到我杀人,还光明正大的走到我面前,你胆子挺大的”
  对方听到自己的话,表情变了,靠近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不是所有人都畏惧死亡的。”
  抬头看她,眼神冰冷冷的让人感到恐惧。
  “我该走了……”女孩站起身来,转身
  走了两步,突然又转了回来,看向战音,笑着
  “有缘再见,杀手小姐。”
  
  『星尘』
  与刚刚的女孩道别后,星尘心中不竟产生了些快感,对方眼神中的惊恐与愤怒还记得。
  人总是那么奇怪,喜欢拿着别人的痛苦得到自己的快乐。
  星尘往前走着,没什么想做的事,杀人对她来说没有诱惑力,这个游戏本身也对她没有吸引,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自由了吧,这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现在她的目的大概就是找到这条河的尽头吧。
  闷声的走着,一片粉色的花瓣落在手心,向前看,眼前是一片樱花树林。很漂亮,以前没见过实物,只是书上偶尔看到的,想看,但当时根本不可能。
  这下瞧着了,满足了,就想在这住下。翻着背包,掏出了帐篷,此刻她的心中想,就算死在这儿也值得了吧。
  躺下,闭上眼,她大概是唯一一个如此安慰着睡觉的玩家吧。
  
  『心华』
  她悄悄地靠近,发现倒在那里的是一个男孩儿,血从脑后流了出来,染红了周围的物。迎合着手环上的字,让她感到惊恐。
  明明刚刚自己也出过手,想要去夺走一个人的性命,可现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双脚却不停地颤抖呢……
  她鼓起勇气凑近男孩的尸体,男孩的面部表情痛苦,一动不动,确实只是一个尸体罢了。
  就在心华准备离开的时候,身边的男孩儿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她,但好像又没什么力气。
  她想摆脱他的手,却怎么都松不开……
  怎么办?
  汗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滴在男孩儿的手上,他的手也松开了。
  男孩身上起了光亮,很快就被光包围住,看不见了。等光亮渐渐地消失,男孩儿的尸体也不见了,连周围的血迹也清理的一干二净。
  只是在刚刚尸体左手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手镯。
  心华将它拾起,手镯上几个字刻进她的心中
  
  “再见吧!徵羽摩柯!”
——————————————————————————
大家好!我又不要脸的回来诈尸了
就算是死掉的人还是想私心打tag

答应一个妹子给她画个李白,然后这里也发一下吧

炼金王×凤求凰
画到自我放弃
全程草稿流

S6是扁鹊的皮肤让我主玩扁鹊的悲喜交加啊,皮肤海报巨帅,期待模型_(:зゝ∠)_希望捏的帅帅的

画的时候脑中一直在想

“你认为,你的命值多少金子?”

简直苏

【VC全员向】生存二十四小时 08

        不是所有人的家庭都是幸福的
  出生便患有心脏病,仿佛被家族所嫌弃为不吉利的象征,受人冷落,也许这就该是自己的命运吧。如果出生在别的家庭中,可能更受疼爱吧。
  最大的暴力就是冷淡吧,虽然吃穿都不愁,但家人的冷淡,给他的却是心灵上的殴打。
  『徵羽摩柯』
  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时刻,也许这个时刻对他来说来的太早太早,但无人可以阻挡。
  他躺在血泊中,麻木着,已经无法感受到脑后垫着的石头。他想试图动一动,也只是徒劳吧。
  “遗憾吗?”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内回荡
  大概吧……
  徵羽摩柯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大概是最后一口气吧
  
  眼前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是家』
  徵羽摩柯走在自己的房间内,书架上堆满了漫画和手办,床上还有自己看了一半的漫画
  就是来那个游戏时的那本。
  书桌上被拍倒的相框,他讲它扶起来,是一种一家三口欢笑的照片。
  这张照片以前是这样的吗?
  徵羽摩柯将手离开了相框,走向了房门,握住了把手,打开了它。
  家中的摆设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变动,保姆将一道道菜品摆上了饭桌,呼唤着主人们来用餐。
  徵羽摩柯坐上自己的座位,身边是他的父亲还有母亲。他们笑着看着他,与他交谈,这笑容很温和,但却有些陌生。哪里陌生,他也说不清。
  晚餐很的愉快
  餐后,母亲说要带他去散步,他点了点头,随着母亲出去了。
  别墅区出去便是大商场,但徵羽摩柯却对这个场景感到陌生,喧闹的街市让他感到不安,他握住母亲的手,母亲笑对,一丝温柔通过手心传到了他的心中。
  心脏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街市的灯火让他眼花缭乱,他不知自己该看向何方。忽然间远处出现一个人影,将徵羽摩柯的目光吸引过去。
  他松开了母亲的手
  他跑向了那个人影
  那个熟悉的人影
  
  等一等
  请 等一等
  你是谁?
  为什么那么熟悉?
  
  徵羽摩柯跑拐进了一个街角,那个人影停住了
  “开心吗?”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人影走近他,将手掐住他的脖子。
  “开心吗……”
  
  徵羽摩柯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他仿佛就是灯光下的影子一样,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他挣扎着,而对方却始终不见减力的迹象。
  徵羽摩柯闭上眼睛,一滴泪从眼睛慢慢滑落,滴在那人的手上。
  
  该结束了……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结束了
  
  时间继续
  05:00
————————————————————————
继续诈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