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拖延症,偶尔诈尸

【VC全员向】生存24小时 09

05:00
  『洛天依』
  手里握着那个姑娘的手,洛天依抬头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姑娘
  高挑 优雅
  大概这两个词就能完美的形容眼前的这位姑娘。
  “我希望……”洛天依的视线还在墨清弦的身上,没有表情“最后是我们俩之间的决斗。”
  对方明显的顿了一下,缓缓地将手从自己手里抽了出来,放在洛天依的肩上,拍了拍。
  “一定的!”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洛天依勾了勾嘴角,对方并没有注意到,洛天依的手镯似乎变的不一样了。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系统的通知突如其来,让两人的心里都揪了一下。
  
  『言和』
  言和自己清楚,如果正大光明的面对面对决,自己能占些上风。但如果别人偷袭,来阴的,可能她就没那么多好运了。
  已经看不见男人的身影了,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该干什么?霎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犹豫不久,言和动了脚,折返回刚刚的地方。
  在这里
  言和停了下来,脚边是一把匕首,稳稳地插在地上。
  这把匕首是刚刚她丢过去的,虽然没有伤着任何人,但十分巧合的把那个男人的道具砍断了,救了一个人。
  言和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当时丢出匕首,可能是内心的叛逆,想搞事罢了。
  她弯腰,捡起匕首,擦拭着上面沾上的泥土,重新放会它原来的地方。
  走了
  言和轻轻的催着自己,便往着一个方向去了。
  轻微的撞击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向着那个方向,悄悄地走了过去,眼前看到的却是一个长发女孩以及她身边躺着的一个人。
  这时候,言和手上的手镯也亮了起来……
  
  『乐正绫』
  “滚!”
  乐正绫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冲着面前的男人吼出来,全身上下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她往后退,远离面前的男人
  “我不需要你这种人渣来保护!”
  她捂着耳朵,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男人,男人的眼睛也看着她,和以前一样,那让人浑身不自然的眼神。
  “好”他的眼神好像有些变化,低头,转身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句话是他留下的,他从来没有说过的一句话。
  不知怎么,心中突然有些异样的感受,迫使她看向男人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仿佛自由了般。
  这时手镯闪起了光亮,让她再次紧张起来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乐正绫活动了一下因紧张而变得僵硬冰凉的手指,将手放在胸口那块被子弹冲击过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件防弹衣,自己也许是第一个死的,果然,运气也是一个很强悍的武器。
  但是一直靠着这欧皇般的运气自己能否支撑到最后……
     “向左 向右 向前 向后”
  
  『乐正龙牙』
  转身离开后,心里除了失落和失落,当然还有习以为常。
  他也会回想以前那个可爱听话的妹妹,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怪自己吧,乐正龙牙叹息。就算到现在他都还是想保护着自己的妹妹,这是责任。
  依稀记得妹妹刚出生的时候,看着婴儿床上的妹妹,母亲摸着他的头,告诉他,当了哥哥就要保护好妹妹的话。
  可惜他现在已经辜负了母亲的这句话了。
  乐正龙牙摸摸口袋,从烟盒里面摸出一只烟,这烟盒是从外面带来的少有的东西。没有燃火的工具,只能这样叼着。其实他并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是有时候烦了,就来一根。
  想事情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走出了森林。就在他正要向前走的时候,却被挡住了。
  可是在他的面前却什么都没有,那边的风景还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他慢慢的伸出手,试探着去触摸自己的面前,而确实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墙,横在他的面前。
  其实这个世界是有边界的? 那边界外面是什么?
  乐正龙牙来了兴致,放下背包,拿出来里面的工具,能不能破坏呢?
  
  『墨清弦』
  一个玩家的死亡意味着很多,墨清弦看着眼前的女孩,意味深长。
  那个女孩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是恐惧,不是惊讶,这种表情很难猜,但看着带着丝柔和,也让自己不那么慌张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进攻,而不是一味的去躲藏。”女孩慢慢的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甚至连玩家的姓名和样貌都不清楚。”墨清弦答到,并向着洛天依指了指自己的手镯,上面红色的死亡提示还在循环,“就连死者,我们都不知道是谁。”
  对方楞了一下,将她的手按下去,有快速的收回去,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本笔记本,展示在她的面前。
  笔记本上是用铅笔绘制的图和排列成奇怪形状的名字。
  “这都是已经被广播过的人,还没有全部,还差几个,那几个估计不是性格有问题就是运气太差。”
     洛天依敲了敲笔记本
  
  『战音』
  她又回到了那条河流,目的单纯,去洗一洗罢了。
  河水从她的手中漂过,带走手中的红色,漂向了另一个地方。
  她看向那个地方,一个女孩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不知为何,刚刚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
  “刚刚那个人是你杀的吧?”女孩平淡,嘴角似乎有些上扬,肆无忌惮的冲着战音挥着自己的手镯。
  “大概是吧”战音看着洗干净的手思索着,大概算是自己杀掉的吧,虽然自己并没有意识去有意杀人,但仔细想想,确实是自己。
  “猜到我杀人,还光明正大的走到我面前,你胆子挺大的”
  对方听到自己的话,表情变了,靠近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不是所有人都畏惧死亡的。”
  抬头看她,眼神冰冷冷的让人感到恐惧。
  “我该走了……”女孩站起身来,转身
  走了两步,突然又转了回来,看向战音,笑着
  “有缘再见,杀手小姐。”
  
  『星尘』
  与刚刚的女孩道别后,星尘心中不竟产生了些快感,对方眼神中的惊恐与愤怒还记得。
  人总是那么奇怪,喜欢拿着别人的痛苦得到自己的快乐。
  星尘往前走着,没什么想做的事,杀人对她来说没有诱惑力,这个游戏本身也对她没有吸引,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自由了吧,这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现在她的目的大概就是找到这条河的尽头吧。
  闷声的走着,一片粉色的花瓣落在手心,向前看,眼前是一片樱花树林。很漂亮,以前没见过实物,只是书上偶尔看到的,想看,但当时根本不可能。
  这下瞧着了,满足了,就想在这住下。翻着背包,掏出了帐篷,此刻她的心中想,就算死在这儿也值得了吧。
  躺下,闭上眼,她大概是唯一一个如此安慰着睡觉的玩家吧。
  
  『心华』
  她悄悄地靠近,发现倒在那里的是一个男孩儿,血从脑后流了出来,染红了周围的物。迎合着手环上的字,让她感到惊恐。
  明明刚刚自己也出过手,想要去夺走一个人的性命,可现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双脚却不停地颤抖呢……
  她鼓起勇气凑近男孩的尸体,男孩的面部表情痛苦,一动不动,确实只是一个尸体罢了。
  就在心华准备离开的时候,身边的男孩儿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她,但好像又没什么力气。
  她想摆脱他的手,却怎么都松不开……
  怎么办?
  汗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滴在男孩儿的手上,他的手也松开了。
  男孩身上起了光亮,很快就被光包围住,看不见了。等光亮渐渐地消失,男孩儿的尸体也不见了,连周围的血迹也清理的一干二净。
  只是在刚刚尸体左手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手镯。
  心华将它拾起,手镯上几个字刻进她的心中
  
  “再见吧!徵羽摩柯!”
——————————————————————————
大家好!我又不要脸的回来诈尸了
就算是死掉的人还是想私心打tag

炼金王×凤求凰
画到自我放弃
全程草稿流

S6是扁鹊的皮肤让我主玩扁鹊的悲喜交加啊,皮肤海报巨帅,期待模型_(:зゝ∠)_希望捏的帅帅的

画的时候脑中一直在想

“你认为,你的命值多少金子?”

简直苏

【VC全员向】生存二十四小时 08

        不是所有人的家庭都是幸福的
  出生便患有心脏病,仿佛被家族所嫌弃为不吉利的象征,受人冷落,也许这就该是自己的命运吧。如果出生在别的家庭中,可能更受疼爱吧。
  最大的暴力就是冷淡吧,虽然吃穿都不愁,但家人的冷淡,给他的却是心灵上的殴打。
  『徵羽摩柯』
  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时刻,也许这个时刻对他来说来的太早太早,但无人可以阻挡。
  他躺在血泊中,麻木着,已经无法感受到脑后垫着的石头。他想试图动一动,也只是徒劳吧。
  “遗憾吗?”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内回荡
  大概吧……
  徵羽摩柯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大概是最后一口气吧
  
  眼前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是家』
  徵羽摩柯走在自己的房间内,书架上堆满了漫画和手办,床上还有自己看了一半的漫画
  就是来那个游戏时的那本。
  书桌上被拍倒的相框,他讲它扶起来,是一种一家三口欢笑的照片。
  这张照片以前是这样的吗?
  徵羽摩柯将手离开了相框,走向了房门,握住了把手,打开了它。
  家中的摆设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变动,保姆将一道道菜品摆上了饭桌,呼唤着主人们来用餐。
  徵羽摩柯坐上自己的座位,身边是他的父亲还有母亲。他们笑着看着他,与他交谈,这笑容很温和,但却有些陌生。哪里陌生,他也说不清。
  晚餐很的愉快
  餐后,母亲说要带他去散步,他点了点头,随着母亲出去了。
  别墅区出去便是大商场,但徵羽摩柯却对这个场景感到陌生,喧闹的街市让他感到不安,他握住母亲的手,母亲笑对,一丝温柔通过手心传到了他的心中。
  心脏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街市的灯火让他眼花缭乱,他不知自己该看向何方。忽然间远处出现一个人影,将徵羽摩柯的目光吸引过去。
  他松开了母亲的手
  他跑向了那个人影
  那个熟悉的人影
  
  等一等
  请 等一等
  你是谁?
  为什么那么熟悉?
  
  徵羽摩柯跑拐进了一个街角,那个人影停住了
  “开心吗?”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人影走近他,将手掐住他的脖子。
  “开心吗……”
  
  徵羽摩柯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他仿佛就是灯光下的影子一样,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他挣扎着,而对方却始终不见减力的迹象。
  徵羽摩柯闭上眼睛,一滴泪从眼睛慢慢滑落,滴在那人的手上。
  
  该结束了……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结束了
  
  时间继续
  05:00
————————————————————————
继续诈尸!

【VC全员向】生存24小时 07

  『洛天依』
  看着手腕上带着的手环,心中突然轻松了几分。那个与她关联的姑娘,她现在还未见过,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她。
  洛天依整理了心情,踏上了去寻找墨清弦的路程。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手环上突然闪烁的字体,让洛天依吃了一惊。来到这里的第四个小时,第一个牺牲,者出现了,但是是哪一个,她也不得而知了。自己又是第几个?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想……
  “请问……”一个细微的女声传到了洛天依的耳朵里。
  “您是洛天依吗?”
  “是”
  
  『言和』
  与男人分开之后,言和并没有直接逃走,她看着男人,轻笑
  “大兄弟体质很差啊。”
  在与男人搏斗的这段时间,言和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虚有其表,并无太大的力气,身体不好?言和也只有这种猜想了。
  男人愣了一下,没有重新去控制住言和,而是坐正了,“确实。”他这样说道。
  “富家子弟?”言和也坐正。
  “算是吧,但我其实并不希望……小姑娘你看人很准啊。”
  “那是,我接触过的人比较多,从一个人的行为上,就可以分辨出他的社会地位。”言和看着男人“你刚刚说自己并不希望成为富家子弟?有钱不好吗?我也希望自己有钱……”
  男人摇摇头,没有说话,眼睛也没有看着言和的方向了。
  两人默默地坐着,空气中突然沉默了起来。
  “很高兴与你交谈”男人打破了沉默起了身“希望再也遇不到你……”
  再也遇不到……这听着很是悲伤,但放在这时,却让人兴奋,不想遇到,也就是不想去杀害对方,有人对自己说出这种话,言和似乎挺是开心的。
  
  『乐正绫』
  于慌忙中跑进树林,乐正绫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他……
  乐正绫捂着嘴蹲在一边的高草前,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往那边转。
  但她先看到的是一个短发的姑娘,她背对着她,动作幅度有时候过于夸张。而短发姑娘的对面,便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微笑的,看着那个姑娘。
  恶心,乐正绫这样说道。
  男人这时站了起来,开始走,往自己的方向走。乐正绫害怕了,她往后退,想将自己隐藏起来。
  “终于找到你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妹妹……”
  
  『乐正龙牙』
  “希望再也遇不到你……”
  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待这句话的,但也无所谓了。就在刚刚交谈的过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似乎在躲着自己,心中的感觉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
  他必须要去找她,找他唯一的亲妹妹。
  不用躲了……他走向她的藏身之处……
  “终于找到你了……”他蹲下身“妹妹……”
  迎来的却是对方惊恐的面孔,他显然没有太多的惊讶。
  “不要靠近我!”对方站起身,往后退“你站在那边别动!”
  “好”乐正龙牙也站起了身,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至少……至少让我保护你吧”
  “滚!”一块石头从对方手中跌落在自己的脚边,“我不需要你!你这种人渣来保护!”
  乐正龙牙的眼神不再是柔和,反而有些哀伤,“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他转身,往别处走去
  
  『墨清弦』
  眼前的女孩用着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墨清弦却冲着她笑了笑
  “洛天依?我是墨清弦” 她想那个女孩示意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自己对她并没有恶意。
  “是……我是洛天依……你……你好……”对方的眼神中还带着些惊恐,却比刚刚淡了几分。她并没有走向墨清弦,而是看着她的眼睛。
  墨清弦让自己的笑意更浓了,“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谈谈关联的事情”
  “恩……”
  “竟然已经关联了,我们就需要彼此保护对方,当然也是保护自己,所以我们需要达成共识,组成一个小联盟,一直走在一起,这不仅是保我自己的命也是保你你的命,我希望你是清楚的。”
  “我明白”洛天依点点头“我不愿意,也就不会答应”
  “那就好,合作愉快”墨清弦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两只右手合在了一起。
  
  『徵羽摩柯』
  相撞后,徵羽摩柯便失去了知觉,往后倒去,也许是运气不佳吧,柔软的草地上不知何时多出的一块石头,正中他的后脑勺。他仿佛听到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这一瞬间,恐惧超越了疼痛,自己如此的不甘。
  “凶手”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怎么也看不清她,但来着对方的慌张,他却感受到了。他想说一些话,但根本说不出来,他能感受到脑后的血在不断地流出
  该说再见了吗?
  自己还不甘心
  如果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吗?
  
  『战音』
  害怕?喜悦?内疚?就连战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此刻内心的心情。她看着眼前躺着的少年,走进他,在他面前悄悄地说
  “对不起”
  就在这时眼前的少年突然睁开眼睛,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嘴还在动着,仿佛要跟她说些什么。
  你要说什么?
  战音没有问出口
  少年依旧看着他,但是脸上多出了一些表情,什么表情?不像是痛苦,更像是一种不甘吧。
  “无需不甘,上天自有他的道理”
  男孩闭上了眼睛
  战音也站起身,踏上她自己的旅途了
  手环上血红的字体还在循环……
  
  『星尘』
  星尘看着手环,附近传来了仓促的脚步声,她没有急着躲藏,而是呆呆地看着。
  长发的女孩缓缓走了过来,她的双手上沾上了红色的鲜血,脸上没没有一丝表情,蹲在河边,将手伸进河水里。
  她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星尘。
  星尘笑了,她站起身,向那个女孩的身边走去。
  “刚刚的人是你杀的?”星尘冲着对方挥动着自己的手环,上面还循环着那些字。
  “大概是吧”女孩平淡的说道。“猜到我杀人,还光明正大的走到我面前,你胆子挺大的”
  “不是所有人都畏惧死亡”星尘看着她,严肃起来。
  你经历过生不如死吗?
  两人对视,仿佛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愤怒。
  “对不起,我该走了……”星尘掉头,没有再去管眼前的姑娘了。
  
  『心华』
  手环上的字一个一个刺进心华的心里,玩家的死亡,代表着这个游戏的真实性,危机感也随之传来。
  具体是哪位玩家,系统也未做过多的说明。也想现在所有人都在担心吧,心华想着。
  那自己现在又该做什么?
  她从地上抱起抢,看着远方,脚步往前迈步。
  走进了一篇树林,在草地上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东西躺倒在那里,她拿着枪,慢慢地靠近。

【VC全员向】生存24小时 06(下)

『徵羽摩柯』
  徵羽摩柯离开了那个地方,便听到系统传来的洛天依与墨清弦关联的消息。这种关联对他们其他玩家利害皆有,所以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担忧。
  他继续行走在路上寻找着下一个目标,他得快速行动,并且得小心,他不能保证是否还有其他人发现了这些东西。
  他没有目标,一味地向前走去。不知道走了有多久。
  面前的树林,让徵羽摩柯停下了脚步,深处传来的喘息声渐渐传来,似乎越来越近。
  面前的人在忘我的跑着,不顾一切的跑着,相撞的那一刻,都是无意识的……
  
  『战音』
  04:00
  战音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渐渐地恢复了意识,也感觉到了疼痛。不仅是长时间忘我逃跑导致的腿部抽经,还有刚刚相撞带来的的冲击力。
  她定了神,视线转到了自己正对着的地方。那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那个刚刚被自己冲撞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看着那个人,一头柔顺的头发后,渗着红色的液体,从那块石头上慢慢地往下流淌。
  死了?
  战音往回退了几步,没站稳,愣是坐倒在了地上。没想到自己刚刚有幸躲过被人杀害,但无意间的冲撞,竟然夺走了一条人命。她看着天,头上的冷汗流下来,大口的喘气,这一切,似乎又来的太突然了……
  导致她并没有注意手环的闪烁。
  
  『星尘』
  星尘并不喜欢狭隘的空间,但她却十分喜欢水。清澈的小河留住了她,让她忘却了时间。
  她大概是所有人中最不受游戏规则约束的人,她仿佛是来度假,尽情的欣赏风水。但对于她唯一的约束,便是这手环。
  所以,星尘一直想除掉这个手环……
  手环的材质很特殊,是星尘没有见过的,她尝试过很多方法去做,但是都没什么效果,这个手环甚至连刮痕都不产生。
  星尘坐在小河边思考着,她举起带着手环的那只手。
  手环也在这时亮了起来。
  
  『心华』
  心华木楞地站在那里,握枪的双手还在颤抖。以她的射击水平,这一枪肯定是必中心脏无疑的,但是目标却活生生地跑走了。这是心华才想起了宝箱这种东西,是附赠的道具?
  她将枪狠狠地甩在地上,眼眶里泛着一些液体,明明已经下定决心,明明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多么美妙的词语啊,人人都需要她,而心华,作为一名抛头露面的明星,更加需要,没有机会,就没有获得更大名气的机会。 往事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她的心头,无法摆脱。
  来着手环的闪光引起了心华的注意,她低头,看着手环,手环上出现这这样一条字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这一句话被循环在手环上,仿佛在敲响着一个号角,就像游戏现在才真正开始一样

————————————————————
真·诈尸

【vc全员向】生存24小时 06(上)

失踪好久的我出来诈尸一下,最近一直没有更真的很对不起!
明天就要去军训了,可能又要失踪一段时间了
希望大家能习惯我这种拖更
等我军训回来尽量快点写,我的目标是三个月内写完这篇文章_(:з」∠)_
——————————————————————————
『洛天依』 
 等洛天依再次准备出发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玩家墨清弦,获得5号宝箱,将获得随机道具一份』
  又有人拿到宝箱了,洛天依顿时觉得压力大了起来。她沉思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那种卡片。
  卡片上显示出几个字
  『是否使用』
  “是”她轻声的说道。
  卡片上的宝箱图案弹起,一个宝箱便落在了她的手上,洛天依按着提示将宝箱打开。就在这时,耳中突然传来了声音
  『玩家墨清弦试图与你签订关联,签订关联后两人将性命相连,一方死亡,则另一方也随之死亡,只能一方杀死另一方关联才会解除,是否愿意?提示:如果不愿意将消耗一个宝箱。』
  洛天依看向宝箱……
  
  『言和』
  烟雾弹的迷雾渐渐蔓延到言和的身边,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不知道自己的刀子飞中了什么,伴随着嘈杂的脚步声,一个东西扑进了她的怀里。言和吃痛,跌倒在地,当她想拽住坏那个东西时,怀里的东西却推开了她,飞快的跑走了,留下言和愣在原地。
  她想起身,却感受到颈处的一丝寒冷。一只冰凉的手掐在了她的喉咙上。
  “坏事的人……”一个男声响起,同时加紧了手中的力度,“都得死!”
  言和被掐的有些透不过气来,在白茫茫中,她看见了对方的身影。好再对方的手劲不算太大,她将腿稍微抬起,快速勾住对方的腰,发力,用手推着对方的肩,与对方来了个位子互换。
  对方明显是惊到了,手脱离了言和的脖子。
  “看来你的愿望要落空了,大兄弟。”言和轻笑一声。
  对方也好像受了努,一把把言和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这时两人的手镯同时亮了起来……
  
  『乐正绫』
  03:00
  在树林里逃了好一会儿,手中的手镯亮了起来,显示了整点时间。
  乐正绫停下来,摸着自己胸口那块与子弹亲密接触的地方,心跳的很快。
  她感到很庆幸,自己获得的是一件防弹衣。
  『玩家墨清弦,获得5号宝箱,将获得随机道具一份』
  又有人获得道具了,乐正绫心中咯吱了一下,来着这件防弹衣的喜悦瞬间化为泡影。
  『玩家墨清弦与玩家洛天依关联』
  系统的余音还没消散,接着又是一条系统声音。
  『玩家洛天依,获得1号宝箱,将获得随机道具一份』
  
  『乐正龙牙』
  乐正龙牙原本以为计划可以很顺利的进行,可是突如其来的烟雾弹打乱了他。
  他听着对方逃跑的声音,怒火烧在心中。
  是谁扰乱了自己?
  乐正龙牙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他在白雾中寻找着,终于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是刚才那个逃跑的女孩,乐正龙牙快步跟上。那个女孩似乎撞倒了什么,他上前,准备捉住,这才发现对方并不是那个女孩。
  那她就是放烟雾弹扰乱自己的人!
  他掐住对方的喉咙,看着对方没有动静,又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坏事的人……都得死!”
  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就在这时,对方的一条腿缠上了他的腰。
  
  『墨清弦』
  箱子呈现在了墨清弦眼前,捧起宝箱,她仔细地看着,并按着箱子上的提示开了箱子。
  箱子中的躺着的并不是像乐正绫箱子中的防弹衣,而是一张卡片。
  墨清弦将箱子中的卡片拿了起来,看着卡片上的字。
  『你将与下一位开启宝箱的的玩家形成关联,一方死亡另一方则接着死亡,只能关联一方杀死另一方关联才会解除,是否使用?』
  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后,墨清弦才意识到这份道具的强大。用了这张卡片后,两人就必须呆在一起,互相保护,以此保全性命。但又是危险的,互相接近,更容易把性命丧生在对方手上。
  墨清弦咬牙,心中难以决定。她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着。
  “是”她听到自己是这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