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拖延症,偶尔诈尸

【VC全员向】生存二十四小时 08

        不是所有人的家庭都是幸福的
  出生便患有心脏病,仿佛被家族所嫌弃为不吉利的象征,受人冷落,也许这就该是自己的命运吧。如果出生在别的家庭中,可能更受疼爱吧。
  最大的暴力就是冷淡吧,虽然吃穿都不愁,但家人的冷淡,给他的却是心灵上的殴打。
  『徵羽摩柯』
  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时刻,也许这个时刻对他来说来的太早太早,但无人可以阻挡。
  他躺在血泊中,麻木着,已经无法感受到脑后垫着的石头。他想试图动一动,也只是徒劳吧。
  “遗憾吗?”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内回荡
  大概吧……
  徵羽摩柯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大概是最后一口气吧
  
  眼前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是家』
  徵羽摩柯走在自己的房间内,书架上堆满了漫画和手办,床上还有自己看了一半的漫画
  就是来那个游戏时的那本。
  书桌上被拍倒的相框,他讲它扶起来,是一种一家三口欢笑的照片。
  这张照片以前是这样的吗?
  徵羽摩柯将手离开了相框,走向了房门,握住了把手,打开了它。
  家中的摆设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变动,保姆将一道道菜品摆上了饭桌,呼唤着主人们来用餐。
  徵羽摩柯坐上自己的座位,身边是他的父亲还有母亲。他们笑着看着他,与他交谈,这笑容很温和,但却有些陌生。哪里陌生,他也说不清。
  晚餐很的愉快
  餐后,母亲说要带他去散步,他点了点头,随着母亲出去了。
  别墅区出去便是大商场,但徵羽摩柯却对这个场景感到陌生,喧闹的街市让他感到不安,他握住母亲的手,母亲笑对,一丝温柔通过手心传到了他的心中。
  心脏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街市的灯火让他眼花缭乱,他不知自己该看向何方。忽然间远处出现一个人影,将徵羽摩柯的目光吸引过去。
  他松开了母亲的手
  他跑向了那个人影
  那个熟悉的人影
  
  等一等
  请 等一等
  你是谁?
  为什么那么熟悉?
  
  徵羽摩柯跑拐进了一个街角,那个人影停住了
  “开心吗?”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人影走近他,将手掐住他的脖子。
  “开心吗……”
  
  徵羽摩柯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他仿佛就是灯光下的影子一样,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他挣扎着,而对方却始终不见减力的迹象。
  徵羽摩柯闭上眼睛,一滴泪从眼睛慢慢滑落,滴在那人的手上。
  
  该结束了……
  
  『有玩家被杀害,剩余玩家8人』
  
  结束了
  
  时间继续
  05:00
————————————————————————
继续诈尸!

评论(5)

热度(6)